联系我们

Email:wanzhanqun@163.com

电话:155-7782-2416

QQ:66348624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广渠路38号院411号楼

我们仨

发布时间:2021-02-22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

muplayer('audio').setup() $(function(){ if($("#audio").attr("audio-url") != ''){ $("#audio-span").show(); } });

读杨绛先生的《我们仨》,她说,“我们俩老了”;她说,“我们仨失散了”;她说,“我一个人思念我们仨”……我很庆幸,你们俩还在,我还不必一个人思念我们仨。

在我幼年的时候,我们仨住在乡下的老房子里,红砖青瓦,下雨天雨水沿着屋檐淌下来,在屋前砸出一个个水洼。老屋不高,只有一层,用木头隔出一个阁楼,堆放杂物,平日里要搭着木梯才能上去,阁楼里没有灯,每次上去得提着煤油灯。那时的我是顶害怕阁楼的,站在下面望着入口,黑乎乎的,总觉得有什么怪物沉睡在里面,怪骇人的。

我们仨的日子,就在这屋前屋后、屋里屋外……

“王老师,去学校啊?我家那小崽子最近在学校咋样?”爷爷是个教书匠,镇上的人都愿意尊称他一声“王老师”或者“先生”。读小学的时候,王老师从来不让我在学校喊他“爷爷”,得跟着同学一起喊他“老师”,这一喊,就再也没改过。

在我看来,王老师是个不好相处的人。我喜欢一边吃饭一边看电视,这本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王老师偏不让。“一心不能二用,吃饭的时候就好好吃饭,看什么电视,那电视机就在那里,还能跑了不成?一下都耽误不得?”周末我爱赖床睡懒觉,奶奶几次喊我起床吃早饭都无功而返,这下王老师又不乐意了,二话不说就动手掀了我的被子,那可是寒冬腊月的啊,冻得我一激灵,只得愤愤起床。

相比于王老师的坏脾气,奶奶便显得可亲许多。奶奶是童养媳,没读过书,字也识不得几个,但是却有着徽州女人与生俱来的温婉和通达。幼时的记忆里,奶奶总爱坐在屋檐下纳鞋底。右手食指戴着状似戒指的铁环,因年岁已久,泛着青黄的光。粗实的麻线穿过针眼,来回穿梭于鞋底的两面,每纳几下,奶奶就会把针放在头发上劈一下(“劈”为方言,意思为摩擦),手上的动作不断重复,鞋底上的针脚越来越密集,日后穿起来也就更加耐磨。

我向来是没什么耐心的,不耐烦做这种重复枯燥的活儿,相比于纳鞋底,我更愿意去菜园子里捉虫子。菜园和老屋隔着一条河,每到傍晚,奶奶总会去园子里采摘第二天早晨要吃的蔬菜,每当这时,我总爱站在桥上,一遍又一遍地大声呼喊着“奶——奶——”,然后飞奔到菜园里,寻着有什么可吃的。菜园里都是些当季的蔬菜,夏天的黄瓜,冬天的萝卜,等不及清洗,拉起衣角蹭一蹭就直接吃,咬一口,黄瓜清凉解暑,萝卜甘甜中又带着一丝辛辣,这样的味道自我离开我们仨后,再也没有尝到过。

三年级的暑假,爸妈为了让我接受更好的教育,决定将我接到县城,从此我们仨失散了。县城里家家户户都不爱做早饭,大家都乐意去早餐店吃早点,方便省事,而且种类繁多,可我吃不惯早餐店里的包子馒头,我无比想念奶奶为我做的蛋炒饭。我打电话回去,告诉王老师,我想回老屋,我想我们仨。县城里一点也不好,同学们会因为我的乡音嘲笑我为“乡巴佬”,夜里马路上来往的车辆吵得我睡不着……我想念老屋里的大麻猫,王老师说过,大麻和我同一年出生,如今老了,整日只爱趴在屋后的草垛上晒太阳,我离开老屋的时候,大麻连小鱼干都咬不动了。

后来,我上了初中、高中、大学,我离我们仨越来越远,只是偶尔得空回去看一眼。大麻早就死了,奶奶和王老师鬓角开始变白,背脊慢慢变得佝偻,步履也蹒跚了起来……而我,依旧渐行渐远。

杨绛先生说:“现在我们三个失散了。往者不可留,逝者不可追,剩下的这一个我再也找不到他们了。”我幡然醒悟,我们仨都还在,老屋还在,我还可以和他们多聚聚,还不必一个人思念我们仨,真好!

“喂,王老师,我暑假回家,想要吃奶奶做的蛋炒饭。”

“好好好,家里老母鸡生的蛋都为你留着呢!”

……

热门地区

广水 茂名 通化 湖北 和田 思茅 乐平 铜陵 阳江 庄河 沈阳 义马 台州 玉林 邯郸 清远 滨州 锡林浩特 恩平 海门 宜都 松滋 赤水 天门 东莞 咸阳 仁怀 山东 江都 广元 南平 清镇 上虞 濮阳